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百花盛放·续(同人)】(13)(外篇)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百花盛放·续(同人)】(13)(外篇)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7555


续文主要人物:一花尊、三花主、十二花仙,共十八人,江湖并称「十八淫花」。
 一花尊:
 兰花 紫幽兰

 三花主:
 花王牡丹 姬丹凤
 花后月季 纪月蓉
 花相芍药 ?

 十二花仙:
 梅花   梅吟雪 梅挽香
 杏花   玉杏嫣
 樱花   白妃樱
 桃花   夭夭
 桂花   ?
 菊花   金香蕊
 莲花   何清涟
 百合花 (有两人)
 杜鹃花 ?
 茉莉花 香莫离(罗刹女)
 水仙花 水仙怡
 海棠花 丘海棠

 故事大纲:

1、百花谷闭谷三年之后,丘海棠出谷采办生活用品,救下了被黑道三大势力之一地 府门追杀的女侠何清涟,引起了黑道注意。何清涟入谷之后,禁不住谷中的香艳诱 惑,也沦为众淫贼的玩物。

2、梅挽香、白妃樱相继怀孕,阴阳师和何清涟请来神医玉杏嫣。但玉杏嫣已是白道 名门玉龙山庄庄主夫人,阴阳师连同故友人形师使出诡计诱玉杏嫣入谷,却无意中 把庄主吕天定变成了白痴。

3、百花谷水仙怡出谷寻找阴阳师,却意外加入了黑道三大势力之一巨凶帮。为了铲 除邪魔,水仙怡主动成为莫家的媳妇,却暗中献身给帮主莫家三代人,挑起内部纷 争,并把莫家的女人也一一拖下水,全家淫乱。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水仙的身心彻 底堕落沉沦,变成人尽可夫的淫贱仙子,而且无意中透露了百花谷的秘密。

4、玉杏嫣来到百花谷,发现谷中真相,却已经来不及了。她在阴阳师和人形师的诱 导下,终于说出了在玉龙山庄淫乱的事实,向淫贼们举手投降。无尽的欢愉一个月 后,玉杏嫣终于因为思念丈夫决心离谷,但承诺当白妃樱要生孩子时再入谷。但是 当她回到玉龙山庄,却无法再摆脱淫念,背着痴呆的丈夫与山庄上下男人苟合。
5、武林领袖绝世美人丹凤宫主在玉杏嫣离开的时候帮助看守玉龙山庄,却对痴呆的 吕天定暗生情愫。玉杏嫣回庄后,她前往参加武林大会竞选新一代武林盟主,却落 入一个巨大陷阱,被武林三巨头之一的崔隐叟率领的武林各派指斥为无耻淫女。丹 凤一怒之下和武林各大派闹翻,回到丹凤宫,却发现这里已经被黑道三大势力之一 万恶教攻破,变成了大淫窝。丹凤宫主苦战之后终于被擒。

6、武林黑道联手,击破丹凤宫、玉龙山庄,众女侠遭劫,不料此前被地府门洗脑的 何清涟的师姐香莫离和玉龙山庄侠女金香蕊救出众女,一起逃往百花谷。但是,百 花谷的秘密位置已经被黑道知晓了……

7、冒充丹凤宫主淫乱武林的芍药仙子意外治好了吕天定,被吕天定所擒。芍药仙子 揭露其妻玉杏嫣的淫行,吕天定一怒之下休妻,并娶了已经被虐残的丹凤宫主。但 是丹凤宫主深感自己无颜面对吕天定的深爱,最终离开了他。

8、在百花谷某个内奸的指引下,黑道成功潜入百花谷,发动突然袭击。百花谷众女 虽然武功超群,但是被内奸暗算,纷纷失手。百花谷主紫幽兰闭关两年之后终于出 关,却走火入魔,被新武林盟主崔隐叟炼成淫香鼎炉。

9、武林黑白两道一统,百花谷变成了一个大型妓院,为首的十八位美人被人们称做 「十八淫仙」,供武林中人尽情淫乐。众女侠开始还奋力抵抗,但却在盘龙伏凤功 的威力下彻底沦陷。

10、阴阳师为救百花谷,练成神功,却永久变成了女人,并嫁给了深深思念她的吕 天定。他们集结起百花谷的一众「淫贼」,以及水仙怡的七个丈夫,共同发起反击 ,他们将盘龙伏凤心法一一转移到众女身上,众女变成了要人命的吸精淫体,敌人 们不知不觉被她们一个个吸干。紫幽兰也被奸到恢复神智,将敌首崔隐叟吸干。 武林大劫平定了,百花谷中的一大群丈夫妻子们一起过起了比过去更香艳更幸福的 生活。江湖中的万春楼也变成了百花谷的产业,还时不时会有神秘的绝美仙子来到 楼中为广大淫客们献身呢……

***********************************************************


                           第十三章外篇 花后月季
 花落花开无间断,春来春去不相关。
 牡丹最贵惟春晚,芍药虽繁只夏初。
 唯有此花开不厌,一年长占四时春。

   此诗名为《月季》,苏东坡所作,赞的便是月季花。像牡丹、芍药这些花,虽 然美丽高贵,但是只开得一季便谢了。唯有月季花,不但芳容丝毫不逊,而且四季 常开,所以又被称作「长春花」,真是羡煞群芳!

   江湖黑道若是联合起来,那是非常可怕,但是他们总是在黑吃黑,白道众人也 乐于看好戏。这年,两座山寨发生大火并,黑山寨被灭了。黑山寨有个年轻小头目 ,名叫莫大奈,孔武有力,厮杀凶猛,干掉了对手无数弟兄,所以他们发了疯似的 追杀这条丧家之犬。

   莫大奈被追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好一头扎进深山,越走越深。他浑身是 伤,几天不眠不食,早就头昏眼花,心想这两百多斤恐怕就要喂狼了。悔不当初听 弟弟莫豪如劝,回家弄几亩田种种,胜过在江湖上刀头舔血。

   莫大奈早就迷路了,只在山中乱转,腿脚都失去了知觉。当他发现山坳里竟然 有一座小小道观,立即就全身松懈,晕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莫大奈才醒了过来,发现身上伤口都被擦拭干净。然后他见 到了纪月蓉。

   莫大奈瞪着眼睛足足有几分钟没有眨,这小娘们实在太美了!比山寨里那几个 压寨夫人美上百倍!想到山寨被攻破时,那几个倒霉的压寨夫人被成群的山贼按倒 轮奸,莫大奈下头儿不知不觉有点发硬。

    月蓉面无表情,她毫不畏惧,平静地反盯着莫大奈。

   月蓉高挑的身材,穿一身白色道袍,看上去是穿了很久,但是洗的一尘不染, 丝毫掩不住她绝美的容颜,远看去整个人宛如一轮皓月,超尘绝俗。而且更令莫大 奈吞口水的是,虽然道袍宽松不显身材,但胸前仍被高高顶起,可以想见那下面会 是何等宏伟!

   莫大奈终于回过神来,磕头向月蓉谢恩。月蓉仍然毫无表情,说:「只是碰巧 救了你而已,你是谁,为何受重伤?」

   莫大奈连忙胡诌了一番,说自己是山里的猎户,不小心在山里遇到了猛虎,逃 着逃着就迷了路到了这里。说完他就后悔了,他身上除了逃跑的擦伤,就是刀剑棍 棒伤,哪有一点野兽抓伤的样子?

   可是,月蓉却点点头相信了。莫大奈呆了呆,才发现这个绝世美人看上去很冷 漠,但是却十分单纯,好像一辈子都没见过世面一样。

   确实如此。月蓉从小被这小道观唯一的居住者太清仙姑捡到,抚养长大,如今 已经十八岁了,还从离开过深山。五年前,太清仙姑已经过世。

   当莫大奈发现,这里除了他们没有第三个人时,一阵狂喜,忍不住贼性大发, 扑向懵懂无知的月蓉。

   但是月蓉不过素手一挥,莫大奈一头飞出道观大门,摔了个皮开肉绽。他骇然 心想,这小丫头看起来柔弱单纯,可是内力完全不逊于武林一流高手!

    月蓉不怒,冷然道:「快滚!不许你再踏入这道观一步,否则我就杀了你!」
    莫大奈吓的连滚带爬跑了。

   月蓉自小跟师父太清仙姑修习长春功,加上这里远离尘世,养成了她无喜无怒 的冷淡性格。这长春功奥妙非常,太清仙姑逝世时七十多岁了,面相仍然如三十岁 的女子。听说这神功练成之后,可以长生驻颜。但是仙姑五年前还是逝世了,她遗 憾的跟月蓉说:「这长春功入门难,可是要突破最终境界更难。师父苦练四十年, 却还是突不破最终玄关。月蓉你的资质远超过为师,但是要练成也是渺茫,你切不 可操之过急,须再修行数十年,练到心如磐石一般丝毫不动,才可尝试突破。」
   月蓉虽然才十八岁,但是心情已经平静如水。可是将莫大奈赶走之后,她稍稍 感到有些烦躁,不由惊慌起来。月蓉一生未涉足尘世,世间种种都只是听师父说的 。她知道莫大奈刚才的行为是出于淫念,岂能让他得逞,破了她的修行之功。此时 心情稍稍波动,乃是正常。可是她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形,却惊慌起来,害怕自己的 长春功无法进境,如此越想越急。

   上次如此惊慌,还是师父过世后两个月,月蓉第一次来了月潮,将她吓的不轻 。可惜太清仙姑去世过早,很多女儿家的事情都还没来的及跟月蓉说。

   过了半天,月蓉才把心情完全平复下来。她思考了一晚,越来越觉的不可再等 ,决定尝试破关。

   长春功的突破,就是要断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绝眼、耳、鼻、 舌、身、意六欲。月蓉没有经历过完整的七情,突破起来也许会更加容易些。
   月蓉打定主意,第二天晚上,她在修炼的静室坐下,服下师父特制的七情丹, 屏吸运功,渐渐进入物我两忘之境,眼、耳、鼻、舌、身都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了。
   没想到,莫大奈竟然大着胆子又回来了。他离开后,满脑子尽是月蓉似嗔非嗔 的娇容,忍不住回转到了道观。

   他四处乱逛,却完全没见着月蓉的影子,不由稀奇起来,难道这小道姑为了躲 避他,离开了这里?

   当他走到一个隐秘的小房间,发现这里有一具棺木。若是平常人,夜里看到棺 材,多半会吓一跳。可是莫大奈当山贼时候,杀人越货、挖坟掘墓的事没少干,当 然不怕。他想,莫非这小丫头睡在棺木中?

   莫大奈打开棺材盖,却真吓了一跳。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女道士,似乎是睡着了 。莫大奈愣了一会儿,却发现这女道士一动不动,竟然是个死人!可是,她面容依 然红润姣好,丝毫没有死后腐化的迹象。

   女道士看上去约莫三十岁,虽然略不如月蓉,却也是个貌美佳人。莫大奈越看 越心动,竟然对这女尸起了歪念,轻轻将她抱了出来。

   想不到,这女尸的肌肤仍然很有弹性。莫大奈已经饥渴了很多日子,忍不住伸 出大舌头在太清仙姑的脸上舔了起来,一只手将尸体身上的道袍扒到肩膀下,伸了 进去。

   冰冰凉的,但是捏起来仍然好舒服!莫大奈不由抓住太清仙姑的奶子,尽情狂 捏起来。

   太清仙姑的道袍被褪到了腰间,没有血色的上半身犹如一座玉雕。莫大奈对着 太清仙姑的上半身大肆蹂躏,又拧又咬。

   终于,莫大奈决定对这美艳的尸体发动「致命一击」。他看看硬邦邦的石头地 面,将太清道姑的身体扔回棺木中,准备在棺材里完成这场丑行。

   「咚!」一声巨响,在黑夜中极为清晰。莫大奈愣了愣,明白这棺材下面是空 的!他一时好奇,又将太清仙姑的尸体抱起,在乳房上狠狠亲了两下,扔在一边, 将棺底木板揭起。

    下面是个密室。莫大奈点起一根蜡烛,小心走了下去,眼睛一亮。

    在这个黑漆漆没有一点灯光的密室中,月蓉正在一动不动的打坐。

   莫大奈差点怀疑月蓉也是死了。不过他仔细看看,发现月蓉还在呼吸。只是, 刚才那一声巨响,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莫大奈大着胆子在她面前走来走去,甚 至伸出手碰了一下她的脸,她还是毫无动静。

    莫大奈无耻的笑了。

   月蓉正在种种幻象中突破玄关。她时而感到身体如同火烧,时而如同冰冻,时 而又痛如刀割,让她忍不住想动,但是她都一一忍耐了下来。

   然后,她突破到了欲关。她感觉到一种奇特的感觉在身上散发出来,这不是痛 苦,但是却越来越强烈,让她忍不住想动起来。她不知道这是七情丹所引发的性欲 ,可是她还是忍住了。

   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伸进了她的身体,一阵剧痛。啊, 这是又回到了痛关吗?月蓉想着,继续坚忍。可是奇怪的是,痛感很快结束了,一 种莫名的舒爽感出现了,和刚才体内燃烧的欲火合二为一,迸发出数倍的快感!
    月蓉忍不住想要尖叫!

   莫大奈乐死了。虽然月蓉也是一动不动,但是她的身体是温暖的,比太清仙姑 的尸身更舒服。他一下又一下奋力在月蓉体内抽送,带出处子的血丝。

   「爽……太他妈爽了……比寨主的小老婆干起来还爽!」莫大奈喘着粗气喊, 「我的仙女,你为什么不叫一下啊?在做什么春梦哪?好,我今天非要干到你醒过 来嗷嗷叫不可!」莫大奈将月蓉的双腿彻底掰开,漆黑的大肉棒在雪白的身子里更 猛烈的捣起来。

   月蓉的阴唇被大肉棒一下一下翻开,露出粉红的嫩肉,而且,里面开始渐渐分 泌出汁液来了!

   啊,师父,这一关为何如此难过?月蓉快要坚持不住了!师父当初是不是也在 这一关败下阵来的呢?

   月蓉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击。服下的七情丹,此时变成了强力的春药, 和真实的凌辱一起轰击着她无情的表面,要把底下的烈火释放出来。月蓉的幻象中 ,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

   月蓉没有见过别的男人,只见过莫大奈,所以这个形象,就是莫大奈的样子, 而且是全裸的。月蓉给他全身擦拭过,记的他身体的样子。所以,月蓉觉的,这个 幻象如此逼真也并不奇怪了。

   这男人抱着她,狂吻着她,肉棒还在她体内反复冲刺。原来,这就是和男人交 合的感觉么?竟然如此舒爽!不不,我正在试炼,不能动情。月蓉在肉欲中挣扎。
   莫大奈感觉到,月蓉的身子火热发烫,蜜穴里也在哗哗流水。可是她仍然紧闭 双目,一脸神圣的表情。如果只看她的脸,根本想不到她正在挨肏。然而这表情更 激发了莫大奈的兽欲,越发猛力的狂干起来,完全不怜惜这个身体还是刚刚破身的 处女。

   终于,莫大奈感觉到全身一阵颤动,死死抱住月蓉,像野兽般嚎叫起来。积存 了数月的浓稠精液,如喷泉般全部灌入月蓉的子宫里。

   突然间快感暴增,月蓉感觉身体要散架奔溃了!啊啊,师父,月蓉已经扛不住 了,这试炼太难了!太难了!我要顶不住了!我要飞了!

   「啊!啊啊啊——————」月蓉猛然睁开眼,放声大叫起来。她的下体狂喷 着淫精,尽情享受爆炸般的高潮。

   月蓉的大脑从一片空白中渐渐清晰起来。她的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莫大奈正 抱着她赤裸的身体躺着,喘着浑浊的粗气。

    咦?怎么我还在幻象中?不是已经……

    月蓉猛然发现,这是现实,她是真的被这个救过的男人奸了!

   「啊!混蛋!畜生!我……」月蓉一掌就要拍死这个夺走自己贞操,还让她破 关功亏一篑的恶心男人。可是,她突然发现,自己丝毫不能动弹!连个手指都动不 了!

    「啊,我走火入魔了……混蛋……」月蓉绝望的哭泣起来……

  三天过去了,身体还是一点不能动。下体的红肿和剧痛却是慢慢消失了。这几 天,莫大奈倒是十分体贴,细心照顾着月蓉,而且没有再趁火打劫。只是在月蓉的 阴唇消肿之后,莫大奈会时不时的跪在她床前,用舌头轻轻舔弄她的蜜穴,弄的她 身体一颤一颤。

   到了第七天,月蓉的右手能抬起来了,稍稍可以运转一些内力。莫大奈依然细 心的为她烧水煮饭,还一勺一勺喂她喝粥。

    这七天的日子,是她生来从没有过的舒适轻松。

   她恨莫大奈入骨。但是这天,当莫大奈又一次脱光她的衣服,为她轻轻擦身的 时候,她轻轻抬起右手,想将他一掌击毙,却始终没有下手。

    为何会这样?她心里一片混乱。

    月蓉美目一闭,咬牙道:「你走吧,如果我醒来看到你还在,我立即杀了你。」
    「我愿意。」莫大奈咧嘴一笑。

    「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愿意被你杀死。」莫大奈说着,双手又不安分起来。「不过我想, 既然要死了,那在死前,我应该让你再舒服几次才对。」

   「你、你……住手……」月蓉惊慌的喊。但是毫无用处,莫大奈脱光了衣服, 第二次压住了月蓉的身体……

    师父,救救我!

    月蓉当然不知道,这些天太清仙姑的尸身已经被莫大奈玩的烂熟了。

   有了第二次,当然就有了第三次、第四次……一个月后,月蓉终于从床上爬了 起来。其实她几天前早就可以把莫大奈杀了,可是她却一直下不去手。

   莫大奈脱光衣服,跪在她床前,笑着说:「月蓉你终于能起来了,那么,杀了 我吧,不然,就嫁给我。」

   「呸!我这就杀了你!」看着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月蓉忍不住动了杀心,抽 出了许久未碰的宝剑。

   「不过,我想告诉你,不管你愿不愿意嫁,我都已经是孩子的爹了。你想不想 让孩子没有爹?」

    「什、什么?」月蓉猛然瘫倒,刚刚聚起的杀意瞬间消散。

   十个月后,莫狂龙出生了。一家三口在这荒无人烟的小道观过起了小日子。但 是,月蓉身体恢复后没有再让莫大奈碰一下。因为,当她发现师父太清仙姑的身体 已经一塌糊涂,大怒之下狠狠扇了莫大奈一个耳光,差点把他打死。从此,莫大奈 只要敢碰月蓉一下,月蓉就是一个耳光。

   十年过去了。这山里什么娱乐都没有,莫大奈虽然守着个绝世美人,可一点都 碰不的,只能一天天自撸,差点憋死。月蓉不但不准莫大奈碰,而且不准莫大奈离 开,将他软禁在道观。

   而月蓉的功力渐渐恢复,而且比当初更强,但是却没有勇气再突破玄关了。莫 大奈闲着无事,也跟她学些武功心法,内力已经远超当年。

   终于,十年后的一天,莫大奈乘月蓉不注意,偷偷逃出了山外。他得意的发现 ,江湖上的普通高手根本不禁他打。于是他更加肆意妄为,奸污众多美女,变成江 湖上闻风色变的淫贼。

   不过终于有一天,人们看到一个绝美的道姑从天而降,只两招就擒住了莫大奈 。这美丽的道姑当然就是月蓉,她将莫大奈抓回道观,将他关起来,连离开牢房都 不准。

   过了很久,莫大奈表现的非常老实了,月蓉才将他放了出来,但是绝不允许他 出山。

   如此莫大奈被抓回去又过了十年。他很惊奇的发现,月蓉虽然将近四十岁了, 可是容颜如同她师父太清道姑一样,仍然保持在二十岁左右,看的莫大奈淫兴大动 。可是,他还是不能碰月蓉一下,极其苦恼。

    「老婆……我都二十年没操过你了,你就不想念一下我的大棒吗?」

    「啪!」一个巴掌,莫大奈又躺了老半天。

   但是当莫大奈爬起来,发现这次月蓉没把他提回去。他大喜之下偷偷溜走,竟 然成功了!

   下山之后,莫大奈再不敢造次,隐姓埋名,躲了十年。因为江湖上没有一点他 的踪迹,月蓉虽然恼火,但是也找不着他。他长期躲在一个妓院里,和一个妓女如 胶似漆。这妓女后来成了二姨太。他还到一个富户当工人,顺便拐了主人的女儿, 后来就是三姨太。

   在莫狂龙眼中,母亲从来都是面无表情的,那一天他从未见过母亲生那么大的 气,一直怒骂父亲:「淫贼!该死的淫贼!我当初为什么不杀了你……」

   等母亲终于平息下来,狂龙望着看上去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母亲,小声问:「 母亲,到底……到底什么是淫贼?」

   狂龙曾经问过父亲,莫大奈对儿子说:「只有淫贼才能让你母亲快乐起来。」 狂龙也不知道母亲平常快不快乐,但是今天她肯定不快乐。

    他决定让母亲快乐起来。

   那天夜里,月蓉做了一个绮丽的梦,梦里是她二十年没有经历过的快感。她压 抑了二十年的情感在那一夜爆发了,她在梦中尽情放纵,向她那可恨的丈夫一次次 无耻的索取。

   第二天,当她从极度舒爽中醒来,赫然发现,躺在她床上的赤裸男人是儿子莫 狂龙!

   月蓉几乎崩溃了。她一个月都没理儿子,独自闭门不出。然而又过了没多久, 更令她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她又怀孕了!怀的还是儿子的孩子!

   莫大奈躲了十年,才敢小心的进入江湖。他怀着当初的梦想,加入了一个山寨 ,凭着强悍的武功,结节高升,还娶了寨主的女儿,就是现在的四姨太。但是有一 天,百花谷的紫幽兰杀到山寨,斩杀了作恶多端的寨主。幸运的是那天莫大奈正好 不在,躲过一劫。

    莫大奈惊慌之中,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儿子。他大着胆子进山,回到道观。
   他惊喜的发现,儿子莫狂龙已经和一个漂亮的媳妇结婚,还生了一个儿子,已 经十几岁了。只是,这个儿子却是个先天痴呆儿。当然,这儿子不是莫狂龙的媳妇 生的,而是月蓉生的,她生下孩子后过了两年给狂龙找了个妻子,说这孩子是狂龙 的儿子。

    月蓉还和三十年前一样年轻貌美,她已经对莫大奈没有了任何愤怒。

   「月蓉,跟我下山吧。我现在过的日子很好。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考虑 狂龙和孙子呀。」

   纪月蓉茫然点头。那一夜,她被已经是五十几岁老头的莫大奈压在床上,平静 的看他在身上尽情驰骋。

   下山之后,莫大奈又听说一个喜讯,百花谷的门人从江湖上消失了。从此,他 在纪月蓉帮助下迅速扩张,吞并其他门派匪帮,最终形成了今天庞大的巨凶帮。
   这几年,纪月蓉始终没有表情,莫大奈遇到对付不了的对手,她就出手解决掉 ,没有正邪的拘束。她对谁都不假辞色,帮中人人见到这位容颜不老的、武功高绝 的大夫人都充满敬畏,无人敢于忤逆。那些妾室也没有一个难惹她。

   其实月蓉现在很好惹。后来莫大奈又娶了几房妾,她都没有反对。但是看到她 冷漠的表情,所有人都觉的她很不高兴。那一天她独自睡觉的时候,莫大奈的弟弟 莫豪如满身酒气,偷偷溜进她的卧房,将她剥光,揉捏,插入,她仍然面无表情, 静静看着也是老头的小叔子尽情奸污自己完美的身体。

    她已经没有了感情。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