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缚爱】【作者:家荣】
【缚爱】【作者:家荣】
字数:49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夜幕低垂,万籁俱寂!

  此刻应是好梦正酣时,我却迟迟无法入睡!

  大约晚上十一点,妳穿着一袭透明薄纱的性感睡衣站在门口,向我抛了个充满情欲地媚眼,表露出妳内心的渴求;不仅如此,妳还穿上了我最喜欢的红色亮皮三吋高跟鞋,白色蕾丝吊带细眼网袜,摇曳妳那圆翘的美臀,缓缓走进我的房间。

  关上房门的剎那,妳身上淡雅的催情香水味,也随着门缝开阖产生的紊乱气流,肆无忌惮地侵扰我的嗅觉神经。

  不等我开口,妳已迫不及待来到我面前,捧起了我的脸颊,送上妳娇艳欲滴的红唇。从轻吻浅喙,到伸出香舌舔啜我干渴的嘴唇,最后更像性饥渴的痴女,用舌尖撬开我半开的嘴唇,汲吮我黏腻的滑舌。

  受不了妳的挑逗,我不由自主抖动火热的舌尖,热烈地回应妳吐着香气的丁香,与妳展开近乎窒息式的激烈热吻;直到脑袋因缺氧产生短暂晕眩,我才依依不舍缩回了湿濡的滑舌,并在两唇之间拉出一道透明的淫丝。

  粗重浓浊的喘息,与妳刻意压抑的娇喘,交织成充满淫靡意味的二重唱,不断萦回于偌大的卧室中。

  妳嘴角漾起了浪荡的笑靥,舌尖在饥渴的红唇舔了一圈,「主人,我要!」
  当年我就是看到妳这媚态,才会情不自禁爱上妳;直到真正和妳在一起后,妳才不经意说出,这一切都是妳精心设计的计谋。

  乍听这个惊人秘密时,我的确感到懊悔与恼怒,但当妳向我解释原由后,我心中再也没有任何恨意,只有些许无奈与怅然……

  此刻透明薄纱下早已挺立的嫣红乳蒂,向我传达妳已经准备好迎接的讯息。
  隔着睡衣,我握住了那只硕大的乳瓜,并在粗糙的薄纱上,抠弄白晰乳球的硬挺红梅,令妳不自觉发出兴奋地需索娇吟。

  「啊~~主人……别……我会……」

  「宝贝,妳不是最喜欢我这么做吗?妳自已看,小穴已经湿成这样了……」
  随着话落,我从妳胯下捞出一滩透明汁液在妳面前摊开,并学着A片里的剧情公式,将食中指不停开合,藉由昏黄的微光,展现妳早己动情的铁证。

  看到我手上的淫夜,妳突然变成亟欲湮灭证据的罪犯,急忙将我手上的津汁舔拭干净,然后露出水汪汪的无辜眼神,向我表示妳的清白。

  「可恶的贱人!今天我要好好教导妳,让妳明白什么叫做以诚待人!」
  我借故板起严肃的脸孔,拉开了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一捆红色混莱卡弹性质料的绳索,以及妳最喜欢的──「阴菊双爽」遥控跳蛋。

  尽管妳脸上尽力表露出恐惧的神情,但我仍从妳那妖媚的眼神中,读出了妳期待被绑的欲念。

  于是我毫不客气将粗如食指般的红色绳索,动作粗鲁地套上妳那细长白?的粉颈,并用力扯掉妳身上的性感睡衣后,开始进行「人体打包艺术」。

  正当我施展多年苦练的捆绑技巧时,妳忽然冒出一句话,令我熟练流畅的动作,竟不自觉停顿下来。

  「主人,求你绑紧一点!」

  这句话不但没有让手上的动作继续进行,反而让我坠入了难以忘怀的记忆回圈……

  「主人,又想起她吗?」

  哀怨的语气在耳边响起,瞬间将我拉回到现实当中。

  看到粉颈缠绕着红绳的妳,让我又忍不住想起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我暗叹一口气,下意识否认地摇摇头,继续未完的绳缚工作。

  可是这个时候,每当我完成一个绳结,却同时唤起了那份纠缠不清地──心结。虽然我很清楚她目前的状况,可是我就是无法将她的一切,从我的记忆中彻底抹去。

  因为和妳在一起之前,我已经把她──当成妳!

           ************

  那一夜,妳跪趴在床上背对我,不断扭动柔软的腰肢,向我提出了难以拒绝的要求,让我几乎整夜不得安眠!

  圆翘的「水蜜桃臀」在我用力的拍打下,顿时产生一波波令人亢奋的臀浪涟漪,并在我坚挺粗长的肉棒强力抽送下,妳那无法压抑地忘情激吟,一直萦绕在这灯光昏黄的斗室中,久久不歇。

  「公……好舒服……喔……就是那里……我……我快到了……」

  断断续续,长达三个小时的马拉松式性爱,令我身体几乎吃不消;可是妳刚发育成熟的娇躯,令我看了之后,彷佛得了「性爱持续症候群」般,即使已经射了三次精的肉棒,此刻仍不知疲累地,在妳那红肿不堪的蜜穴里奋力驰骋着。
  「啊……公……到了……用力……快……喔……」

  当妳背跪在我面前,在狗交的姿势下达到高潮,不自觉发出忘情地尖锐娇吟时,我也差不多到了喷发极限。

  于是我顺势抽出沾着精水淫液的肉棒,将妳因高潮失神的瘫软娇躯,迅速翻转过来,接着就以传统男上女下的姿势,再度插入妳那尚未闭合的蜜穴,进行最后地激烈冲刺。

  感觉快要爆浆前一秒,我急忙抽出已经开始颤抖的肉棒来到妳面前,恣意地在妳脸上喷发出今晚的第四弹。而妳则是紧闭双眼,一动也不动地瘫躺在床上,任由从我马眼喷发出地稀落白浆,恣意沾染妳的发丝、浓密歙动的睫毛,以及那张微翘的红润菱唇。

  「小琳,把它舔干净……」

  不等妳回答,我直接将和着残精秽液的肉棒,强行塞入妳微张的香唇,为我做善后的清洁工作。

  仍处于高潮失神状态的妳,对于口中塞入的异物,非但没有任何反感,甚至像一个出生不久的女婴,闭着眼睛吸吮嘴里逐渐软化的肉棒。

  清理完的秽渍后,我特地将沾黏在妳脸部的白浆轻轻地刮下,小心翼翼地送入妳口中,让妳品尝这份得之不易的人间美味,而妳则轻闭着眼,伸出柔软的香舌,勾卷啜吸着我指上的白浆,脸上同时洋溢着幸福神情。

  当一切回归平静,妳带着高潮余韵依偎在我怀里,突然提起每个女人常挂在嘴边的老问题:「公……你爱我吗?」

  「当然啰!妳是我最爱的小琳嘛。」我毫不犹豫说出了妳最想知道答案。
  「可是我……」妳忽然抬起头看着我,欲言又止。

  「怎么啦?」

  妳骤然将头埋在我宽厚的胸膛,低声嗫嚅着:「每次和妳做完爱,我总会涌起一股莫名地罪恶及恐惧感,我怕……」

  我摀住妳的嘴唇,阻止妳说出属于我们之间的禁忌话语。

  「小琳,只要妳爱我,而我也爱妳就够了!至于其它的,妳就别想那么多,好吗?」

  「可是……」

  我顿时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说:「没什么可不可是的!如果妳觉得和我在一起没安全感的话,那我立刻离开这里,免得让妳为难或心烦!」

  话刚出口,妳立刻抬头看我,「公,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别说了,快睡吧。」

  我逃避似地转身背对妳,可是过了快半个小时依然无法入睡;直到身旁的床垫陡然一轻,耳边传来开关门的细微声响,我才转过身看着房门,怅然若失地发出低声慨叹。

  其实我晓得妳想说什么,但我始终不愿去面对、正视那个问题。

  原本我以为,只要避免碰触这颗地雷,我们的恋情应该会非常甜蜜幸福;直到那一天,妳终于引爆了这颗未爆弹!

  还记得那天,我和妳为了这个问题争论不休,最后我因情绪失控打了妳一巴掌,而且还愤怒地抽出皮带,像个失去神志的疯子般在妳身上抽打,发泄积压在内心已久的怨气。

  顿时,空间不大的卧室里,回荡着鞭肉的啪啪声,皮带挥在空处的咻咻风切声,以及妳惨呼的痛哭声。

  直接妳被床缘绊倒,扑躺在床上哭喊我的名字求饶时,我才霍然清醒过来。
  望着手中的凶器,以及妳身上一条条怵目惊心的鲜明鞭痕,我内心除了懊悔外,竟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快感──郁闷情绪完全宣泄后地舒畅感受。

  想不到当我焦急地察看妳的伤势时,妳竟泪眼婆娑地告诉我:「公……虽然我身体很痛,可是我的内心却有一种解脱的快感。经由你刚才那顿鞭打,我彷佛解开了桎梏在心底已久的枷锁。公……以后你在床上都这样对待我,可以吗?」
  听到这番话,我当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经过几次测试确认后,我们终于发掘出,潜藏在彼此内心深处的性癖好──SM性虐游戏。

  从此之后,妳对我的称呼,也从公改成了主人,甚至要求我将妳捆绑起来调教。

  我曾问妳为什么,妳给我的答案竟是:「只要我外在行为愈放荡堕落,反而更能抒发积压在心里罪恶及恐惧感的能量。」

  为了学习这项人体打包艺术,我从网络购买相关书籍及光盘,有空就和妳一起研究。

  经过了三个月练习,我终于从一开始连结都不会打,将妳绑成图中所示花费一个多小时,逐渐进步到只需十分钟,就可以绑出具有专业水平的熟练手法……
  「主人,太……太紧了。」

  听到这句话,我狠瞪妳一眼,「贱人,妳不是很喜欢被我绑紧一点吗?」随着话落,我将混合莱卡质料的红色弹性棉绳束得更紧。

  打完最后一个活结,我用力拉扯妳胯下的棉绳,将阴菊双爽遥控跳蛋,几近粗暴地塞入妳早已湿漉漉的蜜穴及菊蕾,顺手把遥控接收器的小方盒缠绕在腰际的红色绳在线。

  「嘿嘿,今天是我捆绑得最好的一次……这次的菱甲缚真经典呀!」我看着完成后的作品,自我陶醉般品头论足起来。

  红色的弹性棉绳套住粉嫩颀长的颈脖后,两条绳线自然往下延伸,压过修剪整齐的稀疏软茸芳草,穿过胯下紧闭阴唇及充满无数皱褶的神秘后庭,沿着妳直挺的脊背逆上至颈脖,由内向外穿过套在脖上的绳口,构成了最重要的主干。
  接下来,只要按照十字交叉缠绕法,在乳房、肋骨、腰肢,以及髋骨处拉出菱形的形状,最后在后腰打个收尾的活结便大功告成。

  看着妳如此淫乱地「装扮」,我内心顿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

  从床头拿起遥控器,迅速按下开关,妳那双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细嫩柔荑,随即按在略为凸起的小腹弯下腰,双腿不安地厮磨,神情痛苦地看着我。

  「主……主人……求你快关起来……喔……」

  看着妳迅速充血挺立的乳头,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于是我关上了开关,从抽屉拿出两小一大的金色铃铛走向妳,「嘿嘿,差点忘了妳最喜欢的装饰……」
  「主……主人,不要!我不要挂铃铛……」

  「贱人!居然敢反抗主人!」我动作粗鲁地把妳推向墙壁,将手里的铃铛分别穿嵌在妳坚硬的乳头,以及因兴奋而突起的阴蒂上。

  妳彷佛预料到了我下一步的举止,妳神情哀怨地嗫嚅道:「呜……主……主人……」

  无视妳屈辱羞怯的目光,我从衣橱里拿出一件及膝的黑色亮皮风衣,嘴角微扬笑道:「贱人,我们好久没一起去逛夜市了……」

  听到这句话,妳当下发出夸张地惊呼声:「啊!」

  我撇撇嘴,不以为然道:「干嘛?我只不过肚子饿了,想去夜市吃点东西,妳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可是……」

  我故意板起脸孔说道:「妳想说什么?」

  「没……没有……一切听从主人吩咐……」

  当我牵着妳的手,从卧室走向大门时,清脆的铃铛不时从黑色风衣底下流泄出来,在我听来格外悦耳。

  「主……主人,这样好羞人呀……」妳红着脸说道。

  我当下垮着脸道:「当初是妳自己要求的耶!妳说小琳做得到的,妳也绝对做得到!」

  话刚说完,紧闭的大门忽然开启!顿时,一个穿着长度到大腿二分之一的白色短风衣,长相和妳神似的女孩,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拖着旅行箱,神情错愕地看着我们。

  乍见门口的女孩,我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直到我回过神来,仍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道:「小……小琳?」

  「妈……哥……你……你们?」

  穿着黑色风衣的妳,惊愕表情倏地转为惊喜道:「小琳,妳……这……这是我的孙子吗?」

  「嗯,是女儿。医生检查过了,是个健康宝宝。」

  「等……等一下!妳们两个说什么,为何我完全听不懂?」

  「小琳,快把可爱的孙女抱来给我。嘻嘻嘻,我做祖母啰……」

  我愈听愈胡涂,忍不住开口道:「小琳,这小孩是妳跟谁生的?」

  「当然是跟你呀,笨哥哥!」

  「啊!!我的?那么,妳一年多前离家出走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老妈的关系?」

  「当然不是啦!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和老妈演的戏,谁叫你不许人家把孩子生下来。」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穿着黑色风衣的妳说:「妈,这……妳……」

  「嘻嘻嘻,傻儿子,你没想到吧?!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那早死的老爸就是我的亲哥哥。所以你跟妹妹在一起,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你太死脑筋罢了。」

  「妳的意思是,妳早就知道我跟小琳的事?」

  「废话!你们每次都搞得那么大声,我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要不是因为你那死脑筋,我也不必叫小琳住外面,直到小孩平安生下,等做完月子,身体休养好再回来。」

  「啊!那以后?」我忐忑不安地看着这对心机颇深的母女。

  「哥哥主人,我最爱的老公……」

  小琳解开白色风衣的腰带,两手将衣襬往旁边扯开,露出绑缚在身上的龟甲缚,以及乳头及阴蒂的银色铃铛道:「当然是继续玩你最喜欢的游戏啰!」
               【全书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